2016年12月29日 星期四

速城短宣2016

回主頁

到底基督信仰如何盛載真實的生命、生活?
今次的短宣行,給我相當深刻的經歷,讓我深思我們所信的,到底是如何回應真實的人生?

我一直堅信,我們的信仰是完備的,無論任何人,都可與生命的主對話,主也有話對他說。

對於宣教士來說,有時我會擔心我們這些蜻蜓點水般的短隊其實是加重了他們的工作,我也問自己是否為了自我感覺良好去參與這些事奉,好讓我大部份時間仍能安逸地過生活?

感恩,我大概可以認定,我不需滿足自己的感覺而去服事,因為如果是這樣,當第一天到達,便發生相當嚴重的意外時*,我當不能如此安穩地渡過。

也許我們有時會期望花時間花金錢去服事,沿途必然有彩帶、掌聲、陽光,或最低限度也有安全暢順,誰知迎接的竟會是一場意外?
但真實的生活,不就是這樣的嗎?
太太第一次去短宣,就跌了人生的第一交,當刻所有隊員相信也和我有同一樣的反應,問;為何會這樣?(唔係掛,點解會咁架?)

但正正因為有這樣的不完美,使我在這次行程中經歷了不一樣的恩典!正如所有偉大的藝術作品,都必然包括一些缺憾、不和諧或陰暗。

意外發生後,我當然擔心太太的身體有沒有大損傷,在確定了沒有很大的創傷後,我開始擔心她的心情會否受影響,正常情況下,都應該會有點不開心的。然而太太竟然沒有任何負面情緒,甚至很快就關心服事的行程有否受阻,隊員會否很不安,相信晚上我們堅持等遲遲未歸的隊員一起吃飯,也是她想見一見大家,好讓大家安心。而隨後的活動也完全沒有受影響。
這一跤,可能更堅定了我們所信、所走及我們的關係和默契!

----

第一天去探訪農村家庭,一位要照顧弱智女兒的弟兄,而且太太去年因癌病返了天家。這些事情其實在教會崇拜的代禱及報告中,早已得悉,但到了真實接觸他們,聽他們的分享時,才能切切的感受他們的心情,當弟兄談到妻子離留時的情況,仍很細心地為家人日後著想的言行,真的深深打動了我們。弟兄不止一次提到:為甚麼我們信主的人有如此的苦難?除了安慰禱告,我們:人,真的很無助,我甚至想起約伯。

後來也探訪了一位病榻中的姊妹,緃然面對身體健康的問題、家人不認同其信仰的挑戰,但仍充滿信心。
在這一切的事上,我能堅信不移的只有是我們的主必然與我們同行:道成了肉身,豐豐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在我們中間。

----

另一件讓我們深受感動的是宣教士的生命見証,特別是一些宣教家庭,當中有年輕夫婦(受召回出生地)在當地藉創業作長宣的,更有一家大小投入服事的,而且照顧孩子(最小的只有十三個月),完全沒有成為服事的阻礙,仍是走到最前線,東西奔走安排各種各樣的機會,接載各式各樣的人,讓人有機會接觸福音,得到祝福。
謝謝你們,這些雲彩般的見証人,大大的祝福不單只在地的人們,也祝福了我們這些遠方的肢體。

*註
當我們剛缷下行履,步行過馬路時,太太就被絆倒,跌了一跤,頭正正地撞在地上,頭頂也撞到了路壆,門牙崩了,額頭損了,手腳也擦傷了。





2016年11月2日 星期三

現代信徒與政治

回主頁

 這篇分享遲遲未能下筆,因為知道自己(及所有人)的限制,無論怎樣提醒自己,我們看任何事仍不免會有偏差,隨著年紀漸長,我更明白,真能夠用理性分析去改變不同意見人的想法幾乎是不可能(最少在政治上),因此我只求信徒看事物能抱一個較開放的胸懷,不用凡事都推向極端,要確認我們與之爭戰的,其實只有那惡者,不是地上的人,更不是弟兄姊妹。

信徒與政治
我成長於七八十年代,幾乎可說全沒有受過甚麼政治、公民等的教育,所以和香港大多數人及信徒一樣,成年時只顧工作、家庭,對政治和社會議題都有冷感。
其中一個啟蒙自已,明白原來政治真的是與我們悉悉相關的回憶是:我年輕時貪玩,不懂珍惜學業,小學後進了職業先修中學,三年修業完畢政府就大力鼓勵所有人去讀建造業訓練課程,當時只是有點奇怪,為何政府會如此著意?到多年後才驟然醒覺,當年是地產業起飛的年代,社會正大量需要這些技工。用徧激點的說法,社會上有些人利用自身的優勢結合了政府(教育的配合),鼓摧甚至控制另一些人去幫他們完成賺大錢的事業,真正對我們這些人好的出路,誰在意?我絕對相信沒有政府的配合,地產商不會如此飛黃騰達。

到了中英談判前後,信徒開始注意政治,但主要是討論移不移民,重點仍是如何安身立命。到了近十多二十年,教會好像突然感覺到政治原來與我們是脫不了關係的,譬如性文化*對我們的衝激,我們發覺爭取的人或同情他們的人已入到政府及議會,如再沉默,必會燒到我們頭上(當然我相信大部份信徒真的是要維護聖經,而非自身的利益),但由於一直以來,信仰群體對社會議題都是沉默的,到了直接影響自身利益(最少外面人是如此看我們的)的事件/議題出現時才發聲行動,難怪乎世人會選擇不去理解我們了**。

零和遊戲?
我認為當中一個信徒冷於政治的原因是我們都較被動,我們慣於主日坐著聽道,最好所有人生、信仰、哲理以至戀愛、婚姻、家庭等問題都有人教導我們,不用我們去找去想,當然也不會去批判(甚至一批判就是看見別人眼中的刺,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樑木),缺乏批判、求問的習慣可在這些年間在whatsapp 群組中經常誤傳訊息情況看到(拙作小小小說:網狼,以此為題),譬如將反對家庭崗位條例說成是反對同性婚姻,或很多在回教地區信徒遇害的信息等,大家都樂於不先求真就廣為傳播。

不批判求問可能亦很多時導致以偏概全地回應問題,譬如找到一個重點就將它作為衡量所有事情的準則,像是反對同性戀的人必然是好人,無論他們其他方面如何(例如是否只親權力、言行有否失見証等),都會選他們當議員,反之,只要是同意同性戀甚或只是不表態,就是為惡者所用,都要口誅筆介;或者奧巴馬提倡同性戀,是懷人,則他批評菲律賓濫殺吸毒者亦是無理,相反我們相信華人是福音最後一棒,則中國所有一切都是好,批評強國人劣行文化,就是咒詛祖國。

對不起,這些話聽來很刺耳,但這種簡單二元思維,讓一些平時疏於求問深思或基層的信徒很容易跟從。

完美制度?
以基督信仰立國的美國,可算是最大的民主國家,一直有領導西方甚至世界的傾向,而他們所高舉的公義、人權、自由、平等和民主等價值觀亦很深的影響到西方世界,這些價值相信亦很大程度來自聖經。
但看見今日的美國,(最新情況:昨天看新聞說今次2016大選正嚴重撕裂美國,所有美國人都知道兩位候選人的問題,現在是兩害取其輕!),使我們開始質疑民主真是萬靈丹嗎?近的看台灣,所有選出來的領袖也好不到那裏去。反而在專政的國家如中國、新加坡,經濟民生都有很大的進步。

我們漸漸明白,地上真的不會有完美制度,民主即是大多數人的意願,但人性都是徧向下沉的,至終人都會吃自己任意而為的苦果。專政又如何?君王帝制、一黨專政都有它的優點,如高度的行政效率。似乎最好的局面是在獨栽的制度下,有一位有能力的賢君或領導人帶領國家(如康熙、李光耀)。但我們也深明專制獨栽的壞處,幾乎不用怎麼說明。

在兩種同樣有著很多缺憾的制度中,今日教會主流(或很多屬靈長者)傾向於支持專政制度,這樣說也許有點不公平,因為我們很可能只是基於一個聖經原則:順服當權者***,而支持當下政權,當然我們不會完全不問理由地順服,譬如一些遺背聖經原則的事情,我們仍會反對,但由於信徒間對甚麼是不合聖經原則也有很大分岐,因此也造成很多的衝突。

另一個我感覺到的是,我們認定了華人是福音的最後一棒,也見到神的道在中國大大興旺,很多信徒牧者就很希望中國政府會更開放,讓福音工作更能開展,於是就有向政權靠隴的傾向,甚至早前的佔中是由信徒倡議,令當政者也一起懷疑基督徒,以至可能收緊了對宣教的政策,而怪責那些倡議佔中的信徒!
我們似乎忘記了,福音是愈逼迫愈興旺的。

北風與太陽
既然沒有亦不可能有完美的制度,我如何自處?為甚麼我會傾向反建制****?傾向支持民主?
我有一個可能很傻的看法,一個孔武有力的大人和一個小孩子(甚至是小兒子)爭執,無論小孩子如何無理,我都不會站在成人那邊,可況這個成年人曾有暴力傷害孩子的往蹟(六四)?為政者應該如何對待反叛的人民呢?我想起了聖經中浪子的比喻,父親對反叛離家的孩子,是以無比的耐性,等待他回來。
簡單說我是奢望政府能愛人民的,當然這真是椽木求魚,於是我退而求其次,祈盼為政者最少能讀讀伊索寓言北風與太陽的故事。今日香港政治局面並非一日而成的,還是那句,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為政的人如果曾經願意真誠地和持異見的人溝通,而非永遠以敵我矛盾去看待他們,我相信不會出現今天的局面。

而我仍深信民主制度絕對不是完美的制度,地上的烏托邦是不可能的,但我始終認為,唯一比民主更不堪的,是獨栽統治,當我們嘗過了它的好處(如經濟快速增長)後,必然會經歷它的惡果。

我深感自己在各方面的嚴重不足,只能以一個小市民平信徒極有限極片面的認知與想法去提出一些參考、反思。我深盼信徒牧者回應社會政治都能抱持開放謙卑的心,明白政治很少有絕對的對錯,在看到可見的事件(或暴力)同時,亦努力了解不同層面(如制度中有沒有暴力?),誠然,簡單地抱持順服的態度,是較容易的,要去思考分析事件,凡事多問一些,多想一些真的會更吃力,甚至更易犯錯。也盼在要傳播一些可能有爭議的分享時,加上自己的領受和見解。

求神讓我們謙卑溫柔如鹿、堅毅勇敢如獅、高瞻遠矚如鷹。

2016 秋

* 拙文-從一個極端盪到另一個極端 談到同性戀問題
** 拙文 -現代信徒生活的我思—世界有真正的溝通嗎?- 談到這方面   
***我有一個真誠的疑問,保羅曾在提犘太前書講到,女人不可講道及管轄男人,似乎我們今天已有新的詮釋,或說這只是針對當時當地的教會。但保羅說要順服當權者這個教導,我們卻又認為適用於今天,要如何理解?
****我反思自己為何對當下最高政權有較負面評價,也可能因上一代吃了他們太多的苦。

2016年10月28日 星期五

網狼

小小小小說   Michael Cheung 2016 Oct
網狼

滴搭、滴搭……
工作枱頭的新穎計時器其實沒有一點聲音,這虛擬的滴搭聲是廝綠燈百無聊賴在腦中編造出來的。

廝綠燈是強國的高級網絡監控員,能洞悉一切網絡陷阱,他的責任就是當有這種事發生,就立刻利用所有網絡通知大家。

但真正重大的事故,其實並不多,近來這廝已開始感到沉悶。

真苦命啊,誰能救我脫離這死寂的沉悶呢?

突然,這廝靈機一動,在鍵盤上飛快地敲打著,十分鐘後一段題為:強聲吶喊的訊息就瘋狂地在手機中傳開。
內容大致為:
小心傳來名為愛的分享的聲音檔,因為一開這檔,你的手機就會中毒,突然無緣無故會大聲播出你上次講電話時的對話,非常利害云云,…….

這廝更煞有介事的說甚麼甚麼名人都中過招…….

廝綠燈發覺大家都信以為真,熱爆瘋傳,覺得很過癮,於是過兩天又發出伊撈黑和痾褲汗有成千上萬某信仰信徒遇害,大家要記念…..

再兩天又來個甚麼尾針快餐店食物中有老鼠,(後來覺得太離譜,變成了有老鼠屎),這引起了一些人的懷疑,但這廝發覺在每段訊息後加一些如,請廣傳給你每位親友,因為提高警覺總是好的,這些話,大家就很樂意廣傳,特別是好心腸的某信仰信徒。又或者如你不將這訊息向十個人發放,必遭橫禍等的話。

這廝更發覺不用每次都自己創作新題目,可以用一些多年前的舊聞也是湊效的。

直到有一天,他發現一個超強病毒正用他從前講過的類似方式開始入侵所有網絡,他已查得真是由一個很大的黑客組織所散播出來,目的是癱瘓網絡世界,從混亂中實行其極大的陰謀。

於是廝綠登就發出一個非常嚴勵的警告訊息,提醒大家千萬要小心,訊息瞬間就傳到幾乎全球每一部手機及電腦上,他滿以為,這病毒必不能造成甚麼大傷害之際,就安然睡了一覺。
但一醒來,他竟見到全球所有系統都正被這病毒侵入了,甚至他自己的系統也被摧毁了,他一邊喊苦連天,一邊百思不得其解,為甚麼自己的警告訊息竟然沒有人留意?


─完-(正名為網狼來了)

2016年8月23日 星期二

電單車考牌記

活到了入五的一把年紀才突然想學電單車,自己也嚇了一跳,就是響往那份自由自在。
結果毅然報了名學車。
從報名到考到牌經歷了一年零九個月!
中間經過了兩次強制、兩次路試、外遊改期、天雨改期,明白到有些事是不能心急的。

除了要有耐性,學習過程也有點體會:
由於知道自己年紀不小,所以練習也比年輕人多很多,故此第一次強制試時從未想過會"肥佬",但結果真的不合格,考官跟我說是因我每次開車都以左腳在地上多蹬了一下!那時我真的有點喊冤,因為在上堂時,導師是清清楚楚說過:開車時輕輕在地上點一下左腳是可以的,只要不是用力撐便可以了,就是有了這個觀念,我養成了每次開車都點一下地的壞習慣,而最令人氣餒的是我竟以為這是允許的。

然後到了第一次路試,由於自己已買了一部150的小車作練習之用,(期間也幾乎去了所有可以去的地方包括:鹿頸、南生圍、西貢、深灣路、飛鵝嶺,也每星期幾天經大埔道上下班),還買了學院的練車套票,強練斜路八字,所以自認為應該沒有問題吧......那知

考八字時頭兩圈都非常順暢,但到了第三圈落斜時,竟不知何故落到了最底,然後轉彎時撞欄!由於我是用定油以腳制調控速度的方法去練習,故當油門加大了時,右腳因緊張而失控,這是我能估計的原因吧!

然後是路試的補堂,我發覺這次上堂比起第一堂,導師的講解是詳盡了很多的,諸如:過黃燈時不可加速,否則當衝燈(雖然這在學四轆時已知道,但太久已忘了)、要大量的望後鏡及行車線的適當選擇等很多細節都講解了,故我覺得原先只有一堂的路試課程實在是不足夠的。

最後在無驚無險下完成了路試,感恩。

*在以學牌在街上駕車時,已強烈感受到香港的駕駛者普遍都很急躁的,(特別是的士及小巴,駕駛習慣相當惡劣),幾乎都當我們是透明的,所以奉勸所有同學,要比駕四轆時小心十倍,行車也要在路中央,因為真的很多次其他車在同一行車線上就因有點空位,在我身旁駛過,相當危險。

8/2016



2015年12月2日 星期三

現代信徒生活的我思—世界有真正的溝通嗎?

回主頁

   可能是自已近年多點留意信仰與世界的關係,覺得今天世界對基督信仰有著不少的負面評價,這反影在很多媒介上,以我較多接觸的電影為例,不少電影都著意去表達信徒及教會的失敗見証、很幼稚的禱告(特別在韓片,很刻意強調信徒牧者經常指責人的罪)。我們不能只認為是世界的徧見,或只著重耶穌說我們必然不被世界接納的就停止探究,也應深切反省我們今日與世界的關係。

  以近日一齣台灣片"百日告別"*為例,戲中的基督徒都被塑造成很膚淺甚至很可惡的(這當然與戲、導演本身的宗教觀很有關係),但我也信相,編劇可能不是完全空穴來風,很有可能真的聽過甚至見過這種信徒。而韓片對教會的腐敗和牧者的指控就更強烈。

  而當代令信徒與世界的衝突更白熱化的,很可能與性文化同性戀問題有不可分割的關係,很吊詭地性解放好像自然地與民主結合了起來,令很多信徒因而亦對民主有很大戒心,(真的就有信徒不問一些從政的人的理念,只因其支持同性戀就勸我們不要投票給他們。)而很多信徒牧者的非常強烈的言論態度(我就看過一篇由一位非常出名的牧者所寫的一篇非常徧激的文章,文中甚至說不強烈讉責同性戀的牧者傳道人是被惡者所迷(大致意思),也說同性戀會令人類滅絕!),更加強了矛盾甚至仇恨。

  可惜的是,無論天主教或基督教(對不起,前者好像更甚)都時有教牧人員的風化新聞,非信徒將這兩種現像結合來看(沒有甚麼理由怪責他們如此做),不難理解他們會對我們的信仰有極大的反感,覺得信徒都是虚偽的。

  當然我們不能將責任只往這些曝光的失敗見証者推,我們大部份信徒的日常生活行為、言論其實也在未信者心中不停塑造形象,如果信徒的好見証能抵去一些對基督徒負面的評價,我們所盡的本份,實在未合格!

  原來真誠的對話溝通是要有基礎的,這基礎可以是健康穩實的見証生活、良好的關係、對世界的適度投入、甚至少許的成功。所以當我們為別人誤解我們而憤憤不平、為親人朋友總是對我們所傳的福音左推右卻而感到委屈、為爭取不同價值人仕對信仰群體的大力評擊而怒不可遏時,不妨靜下來沉澱一下,檢視一下自已。

  當然溝通是雙方面的,縱然我們自問已盡了全力,仍不能保證定會有良好的溝通果效,因為世界也真的在某程度上屬於那惡者的,所以我們更應做好甚至超越自已的本份,讓真誠的溝通者有真正的溝通機會。

  真誠的溝通當然包括真誠的聆聽;聆聽世界,對未信主的同性戀者,我們應先關心他們的生命,像對所有未信者一樣,努力向他們見証福音,而對於他們從非信徒立場所力爭的事情,不應妖魔化,我明白這種要求不能是對等的,我們很難去要求世界去明白我們的立場,這也可能是我們要付的代價。(另外關於同性戀問題的一點反思的拙文)
對於用各種手法去爭取政治訴求的人,我們也有否嘗試去理解他們?或只是一見他們的言行,或總之是不順服當權者(按聖經教導),就痛斥他們?

  執筆此文時正踏進了聖誕月,讓我們再一次思想聖誕節的意義;不就是神差愛子降世為要修補人和神的關係嗎?願意我們也努力修補和世界的關係。

Michael 2015冬
*
  話說回"百日告別",如信徒有看,最難接受的當然是喪妻的男主角出席弟兄姊妹為他安排的相聚,希望安慰他,卻有位年輕姊妹說:我很明白你,我的狗狗早陣子也過身了!而另一位弟兄更說不要難過,我相信你的狗狗已在天堂和天父一起了......。不難想像,男主角隨後偈斯底里的反應:不要開玩笑,上帝在那裏?
想深一層,導演編劇用這種表面的方法表達對兩種信仰的態度,其實只能是一種發泄,很難促成任何層面的對話和諒解,當然這也不是這片的意圖。

2015年6月30日 星期二

從一個極端盪到另一個極端

回主頁

   近日隨著美國法庭通過了同性婚姻法例,城中的討論沸沸揚揚,信徒圏中也頗有不同見解,但在社交網絡或電話群組中,一旦牽起討論,很多時都會變成意氣收場,且也難有嚴謹的立論。
  在此梳理、總結一下這幾年來自己的反省,能力所限,知道絕非甚麼獨到見解,只是盡己所能,以我手寫我口。

  對於世事變化,頗有一點慨嘆,社會往往從一個極端盪到另一個極端,以同性戀為例,由以往的刑事化(以今天眼光看,真的難以相信),演至今天的逆向歧視*,由以往視同性戀為病至今天視恐同為病,短短數十年間,已有翻天的變化。

  作為一位信徒,我不能忽略聖經明確的教導,而去贊成同性戀行為。但我也深明信徒群體一直以來以深惡痛絕的態度對待同性戀者,也是極其令人反感,甚至在教會內也出現了不少在性、金錢、權力上失敗的見証後,更難叫世人認同我們。所以,我緃然是一位小信徒,也要代表我們向神認罪,向同性戀者、向社會認錯。錯在我們過往(和現在)真的有歧視他們、甚至誤解他們。

  而我個人則認為一個文明進步的社會不應該用立法的方式去規管道德範籌的事,當然信徒看著這些不合聖經教訓的法例被通過,會有負面情緒甚至感到挫敗,但我們實不宜用太激烈的言行去反對,始終我們不能將聖經的原則,完全加到未信者身上。
  所以在這事上,我傾向政府立法應跟隨社會上主流意見。信徒的責任,不是去高調反對,而是繼續堅持見証信仰,廣傳福音,讓更多人認識接受這生命之道。

  而我們應該大聲疾呼的只有是責備那些憑己意解釋聖經,認為聖經也支持同性戀的信徒,對,我們只能亦只應對自己人嚴厲。(這方面的討論,可參考羅秉祥、龔立人合著的同性戀的十字架一書,https://inpressbks.wordpress.com/2013/10/15/01-8/)

  從另方面看,性解放問題是一場屬靈的爭戰,有很多人不認同滑坡理論,認為是一種邏輯謬誤,不應將爭取同性戀權利的運動與其他爭取性解放人仕(如多元婚姻、近親婚姻等)追求的一視同仁,對,邏輯上,這不能是合理推論,(但也要注意,同時也不能以邏輯証明其全不可能,試問以同一人權準則,爭取近親通婚的人只要兩人完全同意,也肯不生育(假設大家仍承認血緣通婚所生出有問題下一代是個問題),我們憑甚麼反對?),可這個世界卻不是單有邏輯,我相信這背後真的有一種力量、意志在驅動著,目標是一步一步走向完全性解放、性自由的世界。
  試想想、爭取其他性權利的人仕,為甚麼不也同時走出來要求立法承認他們呢?一起爭取不是更俱聲勢嗎?我想他們其實明白一下子提出許多的議題,會引來更大的反應,所以是用中共那套方法:溫水煮蛙,這個運動是不會停的。

  *很多人不同意逆向歧視的說法,早兩天就聽到平機會主席說,你們(反同人仕)歧視同性戀者,同性戀者起來反對你們,就說他們是逆向歧視,這有道理嗎?(我實在對這位先生極不以為然,他是故意曲解逆向歧視的意思呢?還是理解力出現問題?)我們反對一切的歧視,但現今的人卻往往故意將不同意/反對同性戀的人,全都視為歧視。即是我不同意同性戀行為就等同我歧視同性戀者,這有道理嗎?這不是逆向歧視嗎?
而且往往還有人認為同性戀者是社會上的弱勢社群,放眼今天,這是真的嗎?
從一個極端盪到另一個極端:基督教霸權到同性戀霸權。

2015盛夏

2015年5月26日 星期二

速城速記

速城速記                                                                                                                        回主頁
短短的幾天短宣服侍,真的給我生命添上了彩筆。
我原只是帶著「做多一點點」的心思去報這次短宣,所以是不帶任何前設或要求參與這次行程,結果卻真的有點出乎我意料!
團隊:
雖然只是寥寥五人的小隊,卻給我有頗深的感受;與其他成員其實雖在同一教會,但都是點頭(甚至頭也未點過)之交,但卻很受他們單純愛爸爸的心感動。
當中有非常熱血/內歛、沉默/多言的「小伙子」,卻已是有很豐富的宣教經驗,也毫無保留地去分享見証,(用只比澳門特首稍強的普通話),也是團隊的歡樂泉;有溫柔善良、時刻敏感別人需要的生命鬥士,在一朵看似弱不禁風的小花身上,我看到了衪;也有熱愛家人、熱愛服待,給人很有安全感的能幹媽媽,誰說一養小孩,就要變「宅母」?還有非常熱切事奉、開朗積極的小隊目,時刻為我們添上不少歡樂。
而居然在短短的幾日相交服侍中,我敢說,我們已建立了不淺的情誼,感恩!也謝謝大家的付出。

服侍對象:原先以為當地的事工是非常受制的(也是真實情況),必然難結果子,我們去也只是安慰、支持和鼓勵一下他們而已,但原來仗著爸爸的愛和澆灌,已長出了相當健康成熟的果子,也是非常熱切的愛主愛人。而那裏的人的心其實也是蠻開放的,也很熱情招待。
宣教士:他們的委身更是感人,不單有個別的肢體不辭勞苦,更有很多一整家去服侍的,原來家庭是事奉的障礙不是必然的,很多更是大蒙祝福,孩子也一早就在愛的付出中學習成長。

多謝你,多謝祢!

......要 收 的 莊 稼 多 、 作 工 的 人 少......   路:10:2
May 2015